吧唧唧唧唧

嗨各位太太們!本攻是吧唧,也可以叫我吐司!!!是個腐女>///<
喜歡的cp:鯊美!!!快新、盾鐵、深紅、米優、及岩……

國旻 你更可愛!

Chapter1
田柾國是個單身了十九年的小宅男,他平常為人總是十分的低調,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舉著他的單反紀錄著這個世界,唔,還有打遊戲。

但是最近走在校園內,田柾國總能感受到一道炙熱的目光緊盯著他,這讓我們還涉世未深的田小宅男感覺壓力很大。

終於在忍耐了一個禮拜這樣炙熱的目光之後,田柾國終於忍不住回過頭去看看到底是誰一直在偷看他!

他看到一個金色的頭顱躲在旁邊的小花叢,頭上的呆毛一晃一晃的,田柾國忍不住捂住胸口,他覺得他被戳到萌點了。

他故作鎮定地輕咳幾聲,朝著那顆金色的小頭顱走去。

「咳,那個......你是誰啊?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田柾國蹲在了男孩的旁邊,眨著圓滾滾的大眼睛看他。

原本想著完蛋了被發現了要趕快解釋啊的朴智旻被田柾國無辜的大眼萌得說不出話,他忍了很久憋出了一句「因為你好可愛!」

嗯?什麼??我被很可愛的人說可愛了???

田柾國腦子突然有點轉不過來,所以他下意識的就回了一句「我覺得你更可愛!」

比田柾國長兩歲的朴智旻紅著臉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個尷尬的場面,他最後鼓起勇氣開口道「我是大三的朴智旻,我想要邀請田小學弟來擔任我們戲劇社這次的男主角,拜託了!」

大概是朴智旻低下頭拜託人時那頭頂的小髮旋太可愛,或是微微嘟起的嘴唇和鼓鼓的臉頰,反正田柾國暈暈呼呼的就答應了。

他是來自旻旻星球的小王子趴雞米✨✨✨

是全世界最可愛的傢伙!!!!!😳

沒想到有一天我也能自己產糧😭💕💕💕

我要當一輩子的國旻汪嗚嗚,他們太可愛了......

【快新】 喜歡喜歡喜歡,最喜歡你了!

【快新,有一點點探平】
*希望沒有ooc的太嚴重呃啊啊
*竹馬竹馬設定,HE!💕
*希望大家喜歡❤
*這是送給朋友的生賀>////<

正文開始↓

太疼了、真的太疼了,工藤新一站在窗邊看著操場那邊的黑羽快斗正和一個女孩狀似親密的站在一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心臟的某處疼得不像話,好像一碰就要碎了。

第一次察覺到自己對從小就是竹馬竹馬的黑羽快斗抱有超出朋友的感情是在國中三年級時的畢業旅行,那時被同班的毛利蘭拉著玩真心話大冒險,在被問到”喜歡”時,腦子裡瞬間閃過的臉孔令工藤新一當場愣住。

最近的工藤新一很奇怪,黑羽快斗確信工藤新一最近在躲他,從小就認識彼此的他怎麼可能看不出工藤新一那一點點的不尋常。今天放學終於逮到又想自己先回去的工藤新一,他一把勾住對方的肩,扯開一個燦爛的笑容「喂喂喂——新一又想自己先開溜了嗎?我可是費盡千辛萬才擺脫那些一直纏著我的女孩子們來到你身邊的呦?」不知道自己又說了什麼話惹得對方不開心,只見工藤新一反應更大的甩開了他的箍捁,逃跑了。

黑羽快斗愣愣地看著空蕩蕩的手,那人的體溫還殘留著些許,黑羽快斗一直以為工藤新一跟自己是互相喜歡的,可是他最近卻開始有些不敢確定了……“新一該不會討厭自己了吧!”什麼的,光想想就覺得很害怕。啊嗚,果然只要扯上名偵探,一向對什麼事都游刃有餘的怪盜就會變得非常不安呢。

工藤新一就這麼一路跑回家,迅速衝進自己的房間並將房門上鎖,他背靠著房門跌坐在地上,差點、差點就忍不住了!最近會躲著黑羽快斗是因為察覺自己對他的喜歡已經到了隨時都會爆發的地步了,要是、要是再不做點什麼的話這個一直以來藏在心底的秘密一定會被自己講出來的唔唔唔唔唔。

趁著這個周末,黑羽快斗的父母和工藤新一的父母要一起去露營,所以黑羽夫婦特別叮囑工藤新一要好好盯著自家兒子不要讓他亂跑。迫於不好拒絕長輩的請求而只好到黑羽快斗的家跟他一起住順便盯著他完成作業的工藤新一,現在處於一個非常尷尬的狀態,身旁的男孩一直用閃亮亮的眼神猛盯著自己看,「咳咳,我說啊,快斗你應該趕快寫作業吧!幹嘛一直……一直盯著我看……」「不、要。」開什麼玩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有跟新一相處的時間欸……黑羽快斗看著工藤新一的耳尖變得通紅,嘴角勾起有些玩味的笑容,這是起了欺負人的心思了。「新、一——」刻意拉長了語調,他順勢把人壓在了床上,把工藤新一困在自己的雙臂和柔軟的床之間,讓對方那漂亮的藍色眼眸中只能有自己的倒映。「吶、新一,昨天隔壁班的奈奈跟我告白了呦,不過我拒絕了,新一有想過是為什麼嗎?」原本就已經心煩意亂的工藤新一一下子火氣就上來了,他一把推開黑羽快斗,「總是說些令人誤會的話,擅自惹得別人心跳加速卻又瞞不在乎的退開,可是我卻還是忍不住喜歡你,你真是個大混蛋!」細細顫抖的身軀顯示身體的主人是花了多麼大的力氣才說出這番話,工藤新一又二度逃跑了。留下黑羽快斗一個愣在原地,久久說不出話來。

工藤新一想著自己說的那些話,忍不住紅了眼眶,開始哭了起來「嗚嗚嗚嗚嗚,全部都…都被我搞砸了嗚……」長久以來努力隱藏的感情終究全數爆發,大概、肯定以後也當不成朋友了吧。「咦?新一?你怎麼會在這?」剛結束打工準備回家的服部平次看到站在路邊哭泣的工藤新一,嚇得把他拉到一旁公園的長椅上安置好,再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幾罐啤酒,準備好好的安慰自己的這個好兄弟,結果最後兩個人都喝得爛醉,開始抱怨起自己的心上人,只見服部平次又罐了一大口啤酒,說道「白馬探那傢伙!!!就不要再讓我看到他跟哪個學妹在走廊上調情!」「我什麼時候跟學妹在走廊上調情了?嗯?」身後突然想起熟悉的聲音,服部平次嚇得顫了一下,白馬嘆無奈得把自家戀人抱起帶走,順便打了電話通知黑羽快斗把他家那隻領回去。

當黑羽快斗趕到公園的時候就看到工藤新一一個人癱坐在椅子上胡言亂語,已經醉得神智不清了「新一,我們回家了哦。」工藤新一轉過頭,發現聲音的主人是那個造成自己如此心慌意亂的大渾蛋,他突然覺得有些委屈,一把撲到了對方的懷中「……嗝、我常常會想:為什麼我不是個嬌小可愛的女孩子呢……?如果我是女孩子的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歡你了……嗚」懷中的青年的臉因酒醉而佈滿紅暈,又說著這麼惹人憐愛的話,黑羽快斗一面覺得心疼至極一面又要努力壓抑自己內心深處那名為慾望的野獸衝破柵欄,他不自覺得抱緊了難得迷迷糊糊的名偵探,低下頭對他說,溫柔的說「新一當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歡我啊,因為我也喜歡新一嘛!」懷中的人好像因為這句話而安心了不少,居然就這樣睡著了。

宿醉的早晨,工藤新一輾轉醒來,只有他自己躺在床上,整個腦子暈呼呼的,然後他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般,瞬間滿臉通紅,突然聽見門把轉動的聲音而一頭埋進被窩中,只露出紅通通的耳尖示人「新一?醒了嗎?」黑羽快斗走近察看,在看到對方紅透的耳尖時忍不住彎起眉眼笑了,他一把拉開被窩鑽了進去,緊緊抱著工藤新一「吶、我喜歡新一哦!最喜歡的那種!」「我、我也是……」工藤新一覺得自己害羞到快爆炸了「喜歡喜歡喜歡喜歡喜…唔!」「啊,我已經知道了啦!」工藤新一為了堵住對方那不斷拋出的喜歡而緊閉著雙眼輕輕吻了上去又隨即離開,這下換黑羽快斗臉紅了。工藤新一終於有扳回一城的感覺而露出令人有些牙癢癢的可愛笑容,黑羽快斗又再次吻了上去,這次這個吻久到讓兩人分開時都氣喘吁吁「幸福得好像在作夢呢……」工藤新一如此感嘆,黑羽快斗失笑著抱緊了他,他會用接下來的行動讓自家總是胡思亂想又缺乏安全感的戀人知道自己的心意的。

[Fin]

快新最可愛了!你們兩個笨蛋情侶快去結婚好嗎!!!!!!歡迎大家說說感想ˇˇ我努力寫出那種很糾結很青澀的感覺了嗚嗚

※快新超短篇
※HE✨
※私設一堆,超狗血,花吐症梗,完全就是作者自爽所以毫無邏輯求考究黨放過嗷!(智障
※幼稚園文筆+OOC嚴重
如果以上沒問題的話就請各位太太開始享用吧❤

時間拉回三個月前,「怪盜基德於今日下午三點十五分死於花吐症,花吐症是一種因忍受相思之苦而會吐出花瓣最後因戀情無果而致死的病症,科學家至今都不知道那些花瓣是從哪長出來的,也不知要如何治療這種病症,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放棄這段戀情或是使之能夠兩情相悅……」白色的病房中,只見一名有著水藍色眼眸的少年看著電視播著的新聞,眉頭微皺,好像想起什麼卻又什麼都沒想起來。

一個月前,工藤新一也患上了這種病症。

起初,工藤新一以為自己喜歡的對象是自家青梅竹馬,毛利蘭。所以他跑去跟她告白,而理所當然的、他們開始交往了。畢竟兩人從以前就是這樣一直在一起,也常被身邊的朋友們拿來開玩笑,大家都覺得他們就是一對,工藤新一原本也這麼以為……

直到,他發現就算跟小蘭交往,也無法治好他的花吐症,「……難道?我喜歡的人不是小蘭?」工藤新一被自己這樣的猜測嚇到,腦中突然一閃而過的那抹白,是誰?想不起來啊……好像遺忘了很重要的某些什麼,用力想要回想起來頭卻痛得像是快要炸開一般「唔咕……」工藤新一以手摀著口,從口中吐出夾雜著玻璃碎片的白色花瓣,好疼啊,那種失去了什麼卻又遺忘了的感覺,真的好痛苦。

幾乎是立刻,工藤新一就決定要去找回遺失的記憶,他不想讓自己後悔,他想要知道腦海中閃過的那抹白是誰,那個人對他有什麼意義。

他試著去詢問小蘭、園子、阿笠博士……在他一個月前出車禍而昏迷不醒的時候,有沒有其他人來探望過他,他們像要刻意隱瞞著些什麼而都說沒有,好煩躁啊,走在東京的街道上,抬頭望向上方時,透過天藍色的眼瞳映照中的天空飛過了一隻白鴿,彷彿受到蠱惑、像斷了線的木偶一般,工藤新一跟著那隻白鴿、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學校頂樓。

「怎麼會是這裡……」工藤新一看著這個頂樓,眼眶瞬間紅了,啊啊,這是我和那傢伙的秘密基地啊,只是那傢伙是誰呢?為什麼想不起來?工藤新一躺平仰望著天空,好像也曾經和誰一起這樣看著天空呢。
白鴿不知道何時飛走又飛了回來,嘴巴還銜著一個信封,工藤新一接過了一看,水色的眼眸瞬間睜大「黑羽…快斗…唔呃。」光是唸出這個扯痛自身胸口的名字,口中就又不受控制吐出花瓣來,由於參雜著玻璃碎片而滲出的血滴使他蒼白的唇染上了一絲艷麗。
所有記憶都在看到了這個光是開口唸就燙痛自己嘴唇的男人的名字時回來了「啊啊,我全都想起來了,黑羽快斗你這個混蛋看到我醒了卻還是自己消失了嗎……嗚。」饒是如此兇狠的語氣,眼淚卻還是不爭氣的啪搭啪搭、落了下來。「在我發現自己也喜歡你的時候,你卻已經不在了,為什麼?你不是一向對自己想要的東西充滿自信嗎……嗚……笨蛋。」工藤新一將頭埋在雙膝之間,使自己縮成了一團。

「噗,新一你這是在對我告白嗎?太犯規了啊。」只見一個男人朝著工藤新一走了過去。那十分久違又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讓工藤新一猛地抬起頭來,白皙的臉上還掛著明顯的淚痕,他就這麼直愣愣的睜大眼眸盯著對方的「黑羽快斗……你、你沒有死?」看著對方哭得紅通通的眼睛,黑羽快斗忍不住把這個惹人憐愛的男孩摟在懷裡「啊啊,本來要死了啦,不過實在是放不下我心愛的新一殿下,而且新一如果沒有我的話會死掉,所以我又回來啦。」

本來想像平常那樣脹紅著臉、大聲反駁黑羽快斗,可是這次……

「這次不可以在拋下我一個人了哦……」悄悄地,將手環上了對方的腰,工藤新一小聲要求著。

鯊美

X-men cp:鯊美/EC 艾瑞克(萬磁王)×查爾斯(X教授)

「呼…呼…」再一次從夢中清醒,查爾斯坐起身來想下床去倒杯水,卻忘了他的腳早已沒了知覺,原以為自己就要這麼跌倒在地板上…預期的疼痛沒有襲來,失去控制的身體反而跌入了溫暖又令人安心的懷抱中,查爾斯不用睜開眼睛也知道懷抱的主人是誰「艾瑞克…你怎麼來了?」查爾斯刻意用著有些冷漠的聲音掩飾自己內心那快壓抑不住的情感。「我來看看你的腳怎麼樣了…你為什麼不找個人來照顧你…要是剛才我沒接住你…你…」艾瑞克的聲音雖然刻意裝得生疏,可查爾斯知道他也還愛著他……查爾斯從他顫抖的手就知道了,艾瑞克一直都是個很好讀懂的人,你不用特意去讀他的心,只需要看著他的眼睛就能明白了。查爾斯默默的吞回原本要出口的尖銳話語,他終究是心軟了,面對這個曾經是朋友兼愛人的敵人。查爾斯嘆了口氣「我的老朋友,我們去散散步吧!」

艾瑞克推著查爾斯漫步在深夜的校園中,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並都十分有默契的不去提他們對待人性的看法,畢竟造成他們決裂的最大原因就是價值觀的不同……想到這,查爾斯感到十分哀傷。他和艾瑞克都太過好強、太過固執,誰也不願意認輸,所以兩人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艾瑞克皺著眉看著陷入自己思緒的查爾斯,看著他的眼淚忽然就這麼啪嗒啪嗒的落下……心一瞬間被糾緊,疼痛無比。艾瑞克將查爾斯的輪椅轉過來面對自己,用略微冰涼的手撫上他哭得通紅的眼。查爾斯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淚流滿面,他終於無法再欺騙自己了…「艾瑞克……」他的聲音在顫抖、他像彈珠般晶瑩剔透的藍色眼眸佈滿了水氣。艾瑞克知道查爾斯想說什麼,他蹲下身來與對方平視,溫柔的抹去對方的淚水,將唇緩緩的貼上了對方的,再慢慢的退開。他們的額頭互相抵著彼此的,兩人相視而笑。

在那之後的好幾年,他們都已經老了。查爾斯回想起那一夜,總是笑著的,即使思念的人已經離自己很遠很遠了。

END

※後記:第一次在lofter發文就獻給最萌的鯊美喇!!!!希望各位太太還喜歡嗚嗚!!!這兩隻真的太糾結太可愛了!!!!!在電影中的互動真的是萌死人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