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唧唧唧

嗨各位太太們!本攻是吧唧,也可以叫我吐司!!!是個腐女>///<
喜歡的cp:鯊美!!!快新、盾鐵、深紅、米優、及岩……

※快新超短篇
※HE✨
※私設一堆,超狗血,花吐症梗,完全就是作者自爽所以毫無邏輯求考究黨放過嗷!(智障
※幼稚園文筆+OOC嚴重
如果以上沒問題的話就請各位太太開始享用吧❤

時間拉回三個月前,「怪盜基德於今日下午三點十五分死於花吐症,花吐症是一種因忍受相思之苦而會吐出花瓣最後因戀情無果而致死的病症,科學家至今都不知道那些花瓣是從哪長出來的,也不知要如何治療這種病症,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放棄這段戀情或是使之能夠兩情相悅……」白色的病房中,只見一名有著水藍色眼眸的少年看著電視播著的新聞,眉頭微皺,好像想起什麼卻又什麼都沒想起來。

一個月前,工藤新一也患上了這種病症。

起初,工藤新一以為自己喜歡的對象是自家青梅竹馬,毛利蘭。所以他跑去跟她告白,而理所當然的、他們開始交往了。畢竟兩人從以前就是這樣一直在一起,也常被身邊的朋友們拿來開玩笑,大家都覺得他們就是一對,工藤新一原本也這麼以為……

直到,他發現就算跟小蘭交往,也無法治好他的花吐症,「……難道?我喜歡的人不是小蘭?」工藤新一被自己這樣的猜測嚇到,腦中突然一閃而過的那抹白,是誰?想不起來啊……好像遺忘了很重要的某些什麼,用力想要回想起來頭卻痛得像是快要炸開一般「唔咕……」工藤新一以手摀著口,從口中吐出夾雜著玻璃碎片的白色花瓣,好疼啊,那種失去了什麼卻又遺忘了的感覺,真的好痛苦。

幾乎是立刻,工藤新一就決定要去找回遺失的記憶,他不想讓自己後悔,他想要知道腦海中閃過的那抹白是誰,那個人對他有什麼意義。

他試著去詢問小蘭、園子、阿笠博士……在他一個月前出車禍而昏迷不醒的時候,有沒有其他人來探望過他,他們像要刻意隱瞞著些什麼而都說沒有,好煩躁啊,走在東京的街道上,抬頭望向上方時,透過天藍色的眼瞳映照中的天空飛過了一隻白鴿,彷彿受到蠱惑、像斷了線的木偶一般,工藤新一跟著那隻白鴿、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學校頂樓。

「怎麼會是這裡……」工藤新一看著這個頂樓,眼眶瞬間紅了,啊啊,這是我和那傢伙的秘密基地啊,只是那傢伙是誰呢?為什麼想不起來?工藤新一躺平仰望著天空,好像也曾經和誰一起這樣看著天空呢。
白鴿不知道何時飛走又飛了回來,嘴巴還銜著一個信封,工藤新一接過了一看,水色的眼眸瞬間睜大「黑羽…快斗…唔呃。」光是唸出這個扯痛自身胸口的名字,口中就又不受控制吐出花瓣來,由於參雜著玻璃碎片而滲出的血滴使他蒼白的唇染上了一絲艷麗。
所有記憶都在看到了這個光是開口唸就燙痛自己嘴唇的男人的名字時回來了「啊啊,我全都想起來了,黑羽快斗你這個混蛋看到我醒了卻還是自己消失了嗎……嗚。」饒是如此兇狠的語氣,眼淚卻還是不爭氣的啪搭啪搭、落了下來。「在我發現自己也喜歡你的時候,你卻已經不在了,為什麼?你不是一向對自己想要的東西充滿自信嗎……嗚……笨蛋。」工藤新一將頭埋在雙膝之間,使自己縮成了一團。

「噗,新一你這是在對我告白嗎?太犯規了啊。」只見一個男人朝著工藤新一走了過去。那十分久違又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讓工藤新一猛地抬起頭來,白皙的臉上還掛著明顯的淚痕,他就這麼直愣愣的睜大眼眸盯著對方的「黑羽快斗……你、你沒有死?」看著對方哭得紅通通的眼睛,黑羽快斗忍不住把這個惹人憐愛的男孩摟在懷裡「啊啊,本來要死了啦,不過實在是放不下我心愛的新一殿下,而且新一如果沒有我的話會死掉,所以我又回來啦。」

本來想像平常那樣脹紅著臉、大聲反駁黑羽快斗,可是這次……

「這次不可以在拋下我一個人了哦……」悄悄地,將手環上了對方的腰,工藤新一小聲要求著。

评论

热度(14)

  1. 韓小睦吧唧唧唧唧 转载了此文字